22年球员生涯收获荣誉无数,但申花却是他永远的遗憾

第二届青少年国际足球挑战杯赛上周落幕,在东方绿舟的比赛场上,我们看到来自世界各地共8支U15球队,巴西俱乐部巴拉纳竞技是其中的一张新面孔。

然而,他们今夏刚上任的俱乐部总经理却是中超熟人——36岁的保罗·安德烈5年前曾短暂效力过申花。在绿地集团接手后的第一个赛季中,这个顶着巴西最大豪门科林蒂安斯队长光环而来的外援表现平平,饱受质疑。

此后很长时间里,他在申花“糊”掉的原因成了一个谜。5年后,保罗·安德烈归来,晨报记者和他聊起了那段往事。“申花当时遇到了一个转折期,绿地刚进来那会,面临的问题是优秀球员的流失以及引援名额被占。当时他们已经有了三名前任老板签下的外援,因此在转会市场上能发挥的就非常有限。随着主帅巴蒂斯塔的到来,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从训练质量到球员的捏合,他所做的令人遗憾。除此以外,我在中国这一年很愉快,我遇见了美好的文化和美好的人。董事长吴晓晖给了我很多支持,而总经理周军在每个艰难的时刻都在我们身边。”

重回巴西后,他在巴拉纳竞技重拾自己的职业生涯。此后几年间,竞技队在各级别赛事中斩获5到6项锦标。去年,保罗和他的队友们成为南美俱乐部杯冠军。对于自己的球员生涯如此结束,他感到非常满意。

保罗离开中超后,他的巴西同胞依然陆续到来。当他的老队友保利尼奥和奥古斯托们后来一个个找他讨教经验教训的时候,他这样告诉他们——

“耐心点,朋友们,一定要有耐心。”

6月29日这天早上,保罗·安德烈打开衣柜门,挑出一套深灰色西装。这是巴西本土著名的设计师Ricardo Almeida的牌子,专门为了那个特别的场合定制的。

几个小时后,巴拉纳竞技在主场Joaquim Américo球场迎来一场热身赛,一万多球迷涌入现场。这名球队中后卫这一次没有再穿上他的13号球衣登场,他把自己塞进那套提前准备好的西装里,缓缓走到场地中央……

在那里,他宣布了自己22年球员生涯的终结。在这22年里,他赢得过8次冠军,其中包括2012年在日本战胜曼联,捧起世俱杯。在他的荣誉陈列柜里,还有3个个人奖项,他曾经被评为巴西最佳后卫,职业生涯中攻入近40球。如今,在德转市场网站上,他的名字后面跟着一双悬空的球鞋,没有比这更形象更确定的表述了——他的球员生涯已经正式结束。

“这是我考虑已久的一个决定,在这个点上,退役对我来说成了一种解脱。我想,这可能是我这些年里做得最正确的一个选择。”一个多月后,他坐在朱家角的酒店里回忆下定决心时的心情。“虽然我还爱着足球,也热爱和队友们一起拼搏的感觉,但每一天早上醒来,都怀着一种又得作出牺牲才能成全自己保持最高竞技水平的心情,这层精神上的负担对我来说已经越来越难承受了。或许,在精神层面上,我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强大了。

足球踢到最后,其实就剩残酷了。你的身体机能在迅速下降,要达到年轻时候的训练和比赛水平,意味要复出双份的努力,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一定就能达到。而体能的加倍消耗,使得训练和比赛结束后的恢复就需要更长时间,这种漫长的恢复几乎占据了你整个生活。在球员生涯的尾声,每一天都是对精神和身体的折磨。有球员曾这样对我们描述,“就像苦行僧的修炼一样。

足球对于一些球员而言是个逐渐累积的过程,财富、名誉、地位随着职业生涯的深入而累积;对于像保罗这样的球员,它是一个逐渐放弃的过程,“要达到一个目标,你必须把其他的目标抛到身后,你要作出牺牲,很多很多牺牲,这也就是我的职业生涯获得成功的原因。比如说,周末。我不知道让人们如此着迷的周六派对是什么样的,我的周末永远在比赛和比赛后的恢复中度过。我错过了家人和朋友生命中所有重要的场合,比如婚礼、生日、毕业,每一样。”

这些牺牲的背后都需要强大的精神支撑。精神,而不仅仅是天赋,决定了一个人可以走多远。

18岁,保罗·安德烈被圣保罗青年队淘汰,开始了绕着整个巴西寻找球队的旅行,不断被拒绝。他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终于在瓜拉尼俱乐部,他实现了成为职业球员的梦想;

23岁,他在法国勒芒俱乐部遭遇膝关节十字韧带重伤,一年半时间内接受了三次手术。痛不欲生,甚至怀疑未来自己是否还能正常行走。但是,他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

26岁,他回到巴西加入第一豪门科林蒂安斯,从替补席重头开始。他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后来,他作为球队的第一后卫帮助他们赢得了俱乐部历史上最重要的几座冠军奖杯。

32岁,他结束在中国的一年冒险重回巴甲联赛。在克鲁塞罗,状态尽失,完全迷失了方向。他想,就这样吧,自己的职业生涯该结束了。但在身体的某个地方,他仍然听见一个声音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他转会去了竞技队,并于去年和队友们拿下了俱乐部至今最重量级的冠军。

终于,到了36岁,他不必再坚持了。

“是时候开始新的工作,新的人生了。”在他作出退役的决定以后,巴拉纳竞技在主场正好有一场热身赛,俱乐部打算趁此机会为他举办一个退役仪式。

“我不想出现在这样的场合,站在球场中央开个球,再说几句再见什么的。这会让我很不好意思,但是俱乐部很尊重我,他们说‘这对俱乐部还有对你自己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你应该对那些热爱你的球迷说声再见。’所以最后我站在了那里,这么做真的让一切变得不同了,这也成为了我人生中最棒的时刻之一。我原先并没有期待什么,但现场气氛真的太棒了。

那一刻,我的喉咙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很想哭,但终于控制住了。我想自己会记住这一刻,直到人生的最后。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沈坤彧